我已经在这座省城中最有名气的中学里教书5年了,说它最有名气,一来是
 
因为它每年高考升学率都保持在90%,另一个原因就是因为它是省城中是收费
 
最高的「贵族学校」。一个高中学生每年的费用是9998卅RAM,一个初
 
中学生每年在6668卅RAM左右。我以前是新民中学的语文老师,多次获
 
得优秀教师称号,也就是因为如此,振华中学用高薪打动了我,在我38岁时,
 
我加入了刚刚成立的振华中学。转眼5年了,我已经成为振华中学初中部的组长。
 
事业的成功对於一个女人来说并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情,3年前,我的丈夫和我离
 
婚了,原因是感情不和。我总觉得他是在嫉妒我,一个无能的男人总希望自己的
 
老婆更无能,所以,我毫不犹豫地就和他离婚了,女儿归我。
 
由於工作太忙,所以我把女儿寄放在北京的母亲家,让她在北京读书。我希
 
望女儿能有一个好的未来,至少比我要强才行。现在,我正在带一个初中二年级
 
的班,这个班是我从初一一直带起来的。国庆节放假,我们班里的大部分学生都
 
回家过节了,因为女儿不在我身边,所以学校特意为我从学生高级宿舍里拿出一
 
个单位来作为我的家,我便住在了学校。这样一来可以随时和我的学生见面,二
 
来工作上班也很方便。今年的国庆假期女儿打来长途电话,说她要和同学旅游。
 
既然去北京也见不到她,我索性就不去了,只是在电话里好好地叮嘱了她一
 
番。
 
放假的头一天,我沉沉地睡了半天,醒来的时候觉得恢复了精神。当我走出
 
房间的时候,发现在宿舍区的花园里有一个瘦小孤独的背影,我觉得眼熟,随口
 
喊了一句:「许宁?」那个小小的背影一转身,果然是许宁,他看到了我,还没
 
说话,脸先红了起来,我向他招了招手,他慢慢地走了过来。
 
许宁是我的班里的一个男同学,虽然是男生,可他却像个小女生一样,身材
 
瘦小,白白净净,胆子很小而且也不喜欢运动,根本不像初二那个年龄段的那些
 
野小子们。许宁很特别,他总喜欢那些花呀,草呀的,我很喜欢这样的学生,但
 
是,如果从教育的角度来讲,男孩子如果小小年纪就这样的话,其实对他的成长
 
发育并不是太有利,有时候,我到愿意看到他像那些野小子一样整天在运动场里
 
泡着。许宁走到我的面前,小声地对我说:「陈老师,您好。」我问:「怎麽?
 
你没回家吗?「许宁说:」我的父母还在美国工作,他们已经说了,今年国
 
庆就不回来了,要我照顾好自己。「我笑着对他说:」没关系,老师也是一个人,
 
咱们一起过节好不?「许宁腼腆地点点头。我让许宁陪着我在下午的时候到省城
 
里最着名的购物中心遛了一大圈,买了许多吃的东西,然後我们高高兴兴地回到
 
学校。我和许宁把丰盛的食物摆在桌子上,一边吃着,一边看电视,这也算是我
 
思念女儿的一种发泄吧,本来我还打算把女儿接来陪我的。晚上的时候,省城为
 
庆祝国庆燃放了烟火,我带着许宁在操场上看了很久才回来,到了宿舍,许宁对
 
我说:」陈老师,我困了。「我说:」回去睡吧。「许宁转身走入学生宿舍。
 
我也回到自己的房间。午夜,我起来解小手,忽然发现宿舍2楼的某个房间
 
里还有着一点昏暗的灯光,但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学校里有严格的规定,
 
学生应该在10点前熄灯,当然,放假了,可以宽松一些,可是也不能在凌晨还
 
不睡觉呀。不行!我要看看去。我穿好了衣服,从偏门走到楼上,本来门口有值
 
班的,可今天是国庆,所以值班的人回家了。我来到二楼的走道里,发现了那个
 
亮灯的房间。我看了一下门口的牌子,上面写着「初二(2)班男生宿舍:许宁,
 
周建,艾朋,李振国」。原来是许宁还没睡呀,我刚想推门进去,可我忽然有一
 
种想看看他干什麽的好奇,我轻轻地掂起脚尖从宿舍的探视窗口往里看去,我发
 
誓,我看到的景像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房间里的台灯已经被一块黑色的纱布
 
蒙上了,所以房间里只有昏黄的一点点亮光,还是许宁那个瘦小的身躯,只不过
 
他已经是完全的裸体了,藉着微弱的灯光,我看到了什麽?!我不敢相信哦!许
 
宁裸体的正坐在他自己的床位上,白嫩的小腿大大地分开,在他两腿之间当啷着
 
一根鸡巴,很特别的鸡巴。
 
我是经过人事的女人了,男人的那个东西我也见过,但我怎麽也不会相信,
 
天下还有那麽长、那麽雄壮的鸡巴!!而且这样的一根鸡巴竟然会长在一个像女
 
孩子的男孩子身上!许宁半躺在床上,微微地闭着眼睛,两只女孩般的小手一齐
 
握着他那已经半硬的鸡巴,虽然是半硬,我看得出来,它的长度已经比我前夫的
 
不知道长了多少,粗了多少了!我简直太吃惊了!可更让我吃惊的还在後面!!!
 
许宁像一个老手一样不停地来回撸弄着自己的鸡巴,当然,他的两只小手根
 
本握不过来,总有那麽长长的一截留在手外面。许宁的小脸很红,看样子他很兴
 
奋,他喘息着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的鸡巴,然後竟然像个女孩那样轻微地哼哼起
 
来。
 
紧接着,让我震惊的事情发生了!许宁慢慢地把脸往自己那已经挺立起来的
 
鸡巴上靠过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他那红通通的小嘴也微微地张开,好像很
 
轻松似的,许宁竟然一口叼住了自己的鸡巴头!!!!!!!!那可是他自己的
 
鸡巴头呀!红红的嘴唇包裹着那闪闪发光的王冠!晶莹的唾液在它上面留下了痕
 
迹,许宁好像在吃世界上最好吃的大餐一样,一口口地唆了着自己的鸡巴头!!
 
他每唆了一下,我就颤动一下!震惊,兴奋,激动,恼怒,我的心里好像打翻了
 
五味,我想到了许多事情……新婚之夜,老公那一次次有力冲撞,让我在雄性的
 
力量与美之下婉转娇啼,在老公的各种姿势各种操法之下,让我感到了身为女人
 
就必须要让男人来征服。
 
随着时间的流逝,老公的性爱技术日益娴熟,闺房之内我们也曾经不知廉耻
 
地大声地用最下流的淫话互相对骂,然後就是老公用鸡巴教训我。自从知道了女
 
人身上的三宝之後,老公每次性爱当然要用他雄性的象徵插遍我身上的孔洞,直
 
到最後将他那热热的精华撒入我的小嘴里让我咽下。随着我事业的腾飞和他的下
 
岗,老公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柔情,每次性爱,他都当成了对我事业嫉妒的一种报
 
复!夫妻之间的正常性生活变成了一次次的变态调教。在他的鸡巴反覆地将我那
 
柔嫩的屁眼一次次的开花之後,我还要被迫的用自己的小嘴清理粘在鸡巴上的大
 
便!记得最不能让我容忍的一次是我们即将离婚的前夜,从晚上6点直到凌晨2
 
点的几个小时之内,一个40岁的美丽成熟的肉体被她的男人一次再一次地羞辱
 
着,我的阴道早已经不是他的兴趣所在了,只有肛门和小嘴才能唤起他的性慾,
 
我越是反抗他就越是暴力,最後只有我的屈服才能让他罢手,最後在我无力反抗
 
之下,老公使劲地捏着我的鼻子将他的一泡热尿灌到我的肚里!房间里的急促低
 
吟声将我从回忆中呼唤到现实中来,我仔细地观察着房间里的情形。许宁一边急
 
促地低吟着,一边使劲地低头唆了自己的鸡巴,粗大的王冠上满是晶莹的唾液,
 
许宁的小嘴根本无法完全包容自己的鸡巴头,虽然是拚命地吸吮,但还是有好大
 
一截露在外面。
 
此时,许宁一边唑(zuo)着龟头上的的缝隙,一边用两只白嫩的小手快
 
速地撸弄着硬挺的阴茎!太刺激了!太色情了!站在门外的我由於掂着脚尖的关
 
系,已经感觉到小腿微微有些麻木了,我想放下,可又想继续看下去,就这麽坚
 
持着。许宁好像快到达顶点了,他的小脸在微弱的灯光下显得红通通的,激烈地
 
姿势和运动已经使得他那弱小的身体汗流浃背,可他好像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
 
在自己的鸡巴上了,快速地撸弄,大口大口地唆了。突然!许宁浑身一阵颤抖!
 
我清清楚楚地看到许宁拚命地张着嘴,快速地撸弄着鸡巴,粗大无比的鸡巴
 
头在一刹那间好像又膨胀了三倍!「兹!」一股看上去又黄又弄的处子之精终於
 
喷射了出来!不偏不倚地正好喷射到许宁的小嘴里,他还没等咽下,第二口浓精
 
再次喷射了出来,许宁快速地张开小嘴接住……房间里的变态男孩一口口地吃着
 
自己的精液,而房间外面的我却一次次地被身体的慾火冲撞着大脑!穿着秋裤的
 
下体早已经被我自己分泌出来的屄液弄的湿湿的了,我将手伸入到裤裆里细心地
 
摸着自己的浪屄,已经三年没有尝到粗大鸡巴的浪屄!看到许宁的最後射精,我
 
再也坚持不住了,本想放下身体偷偷回到房间,可没想到小腿的麻木在一时间竟
 
然让我站立不住,我向着房间的方向摔了下去!「啪!」的一声响,我直接从外
 
面摔进许宁的房间里!……时间好像凝固了一样,我和许宁在某一时刻都惊呆了。
 
好像我们之间的对视也就有几秒钟吧,可我却觉得好像过了一百年一样!毕
 
竟我是老师,而且我的年纪也比许宁大许多,我最终打破了沉没「许宁,帮忙把
 
老师扶起来,我的腿麻木了。」我红着脸冲他嚷到。许宁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
 
跑到我的跟前把我搀扶起来坐到他的床上,我甚至可以看到他床上还有星星点点
 
的精液!这时候许宁才意识到自己还没穿衣服,赶忙蹿到床上用被子盖到身体上,
 
一双受惊地大眼睛紧张地看着我。我的心里也是十分紧张,我看着他,尽量把语
 
气放松,小声地说:「许宁,刚才……我是来查房的……我,我可不是故意偷看
 
你的!……」许宁什麽话也不说,只是看着我,我用牙咬了咬下唇,继续说:
 
「你……你刚才……那……」许宁带着哭腔地突然说话了:「陈老师……我……
 
我错了!「许宁一说话,我才松了口气,我马上接上他的话:」许宁,你给
 
我的印像,一直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好孩子怎麽能这样呢?学校里不是开设了生
 
理卫生的课程了吗?……你这样是对身体不好的,尤其是对你将来结婚……你这
 
样多长时间了?「许宁看到我没有责备他的意思,多少缓和了一下,听到我问他
 
许宁低下头,小声地说:」一年多了……「我心里暗暗吃惊!竟然一年了!我继
 
续问:」难道你的同室的同学不知道你这样吗?「许宁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说:」
 
我都是趁他们不在的时候弄的……「我点点头,没说什麽。
 
沉默了一会,许宁突然首先说话了:「老师,我,我觉得这样很,很刺激而
 
且也……其实我想戒掉的,可,可我总是……老师,我错了。」我微笑着看着许
 
宁,慢慢地说:「其实也没什麽,老师学过心理学,知道在你们这个年龄段的男
 
孩子都……有那麽点毛病,老师理解你……其实,你应该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来,
 
就会改掉的。」许宁的话渐渐多了起来,「老师,我其实也不想这样,也知道您
 
说的道理,可,可是我有时候……」我见他不说话了,问:「有时候怎麽了?」
 
许宁小脸一红,继续说:「有时候,那里痒痒,我就觉得好像东西已经装满
 
了,要把它们喷出来……」我知道许宁说的「东西」是指精液。我随口说了一句:
 
「可以找老师呀……」说完以後,才觉得这句话有语病,赶忙说:「找老师帮你
 
……」真是越说越糟糕!许宁却当真了,赶忙说:「老师,陈老师,您,您真的
 
能帮我?」突然之间,那股沉寂在我身体里三年来的慾火爆发了!我竟然说出了
 
自己都没想到的话:「能!我当然可以了。」
 
许宁慢慢地把被子撩开,露出了他的身体,他的「长鞭」……我侧身坐在床
 
上,许宁弯腰站在床上(因为许宁是睡下铺),在许宁的撒娇般地要求下,我决
 
定应该为人师表地帮助我的学生完成他人生中最重要地一件大事……金秋的夜晚,
 
高级学生宿舍楼,昏暗的灯光……「啊!」我长长地出了一口气,然後又马上低
 
下头唆了着手中那又长又热的硬挺大鸡巴,虽然我用了两只手,但是仍旧有很长
 
的一截鸡巴露在外面,许宁激动地看着我——这个在他心目中一直认为是世界上
 
最好的语文老师,而现在,这个老师却紧紧地攥着他奇异的鸡巴拚命地吸吮……
 
为了能让许宁安心学习,我决定牺牲自己,给许宁上他人生中最重要一课!
 
当我第一下接触到他鸡巴的时候,我内心深处的那股慾火就爆发了出来,沉甸甸
 
的鸡巴被我一再地撸弄,最终硬硬地挺立起来,少年人的朝气和热血让我再一次
 
体会到了雄性的风姿。藉着灯光,我仔细观察着许宁的鸡巴,因为许宁还小,所
 
以一根鸡巴毛都没有,就是那麽一根白白净净的鸡巴,可是很粗很长,我还没来
 
得及问他为什麽,许宁却忍不住说了出来。「哦!老师,真舒服……暖和死了!
 
……
 
鸡巴头……痒……哦!……老师,您知道……我的鸡巴为什麽那麽大那麽长
 
吗…
 
…哦!……我听长辈说,我小时侯得过一场大病……去医院看的时候……医
 
生给我用了青霉素……哦!……後来,我的病好了……可鸡巴就变得大了起来…
 
…我都不敢去外面洗澡……害怕让别人看见吓一跳……哦!爽!「我一边听着许
 
宁的话,一边用心唆了着他的鸡巴头,我心说:真是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呀!
 
光长鸡巴不长个!许宁好像觉得他躺在床上很不舒服,他建议我们换个姿势,我
 
同意了。
 
许宁从床上下到地上,小腿一分,双手叉腰,真是神气活现的,唯一让人惊
 
奇地就是他胯下那又粗又长白白净净的大鸡巴。我也从床上下来,往他面前一站,
 
许宁的个子才到我的胸口,我微笑着对他说:「许宁,你看怎麽弄?」许宁想了
 
想,大眼睛一转,笑着对我说:「陈老师,您的个子太高了,这样吧,您把我抱
 
在怀里帮我弄,好吗?」我从没这样弄过,但有点跃跃欲试,我点点头。许宁个
 
子小,体重很轻,我很轻易就把他抱了起来,我估计他体重的1卅4都是鸡巴的
 
重量!许宁被我抱起来,他的头贴着我的胸口,扬起脸对我说:「老师,我,我
 
能吃吃您的奶子吗?」我的脸一红,点了点头。许宁慢慢地把我睡衣的钮子解开,
 
露出了一双饱满的乳房。虽然我是40多岁的人了,可因为保养地好,所以乳房
 
还算硬挺。许宁高兴用两只手抱着我的一个乳房,把葡萄般的乳头塞进嘴里使劲
 
地吸吮起来……哦!这种刺激已经三年没尝试过了!突如其来地刺激让我全身发
 
软,几乎要摊倒在地上,我赶忙张开小嘴,把许宁已经见软的鸡巴吃了进去,我
 
们就这麽站在地上玩了起来。许宁的鸡巴在我小嘴的刺激下迅速地膨胀,或许是
 
人类的本能吧,许宁开始在我的怀里不安分地动起来,他的小屁股一下下地挺动
 
着,鸡巴头在我的小嘴里也一下下地往里顶,我时时地「唔,唔」地被顶得哼出
 
声来。与此同时,许宁不停地吸着咬着我的乳头,一股股激烈地性刺激让我下面
 
的浪屄已经是淫水泛滥了,我觉得身体一软,急忙坐在了床上,许宁也从我怀里
 
下来。我浑身发软,在慾火强烈地冲击下,我慢慢地,自动地劈开了双腿,睡衣
 
已经滑落,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一丛丛诱人的黑色屄毛终於暴露在我的学生面前!
 
「哦!许宁……快!快把鸡巴插进来!快!……哦!」我一边不停地揉弄着
 
自己的两个乳房,一边冲着许宁命令。
 
许宁好像也很激动,这个年纪的少年也多少应该知道点这方面的事情了吧,
 
许宁往前靠了靠,哆嗦着把自己的鸡巴头顶在了我淫水泛滥的屄上,紧张地对我
 
说:「老……老师……是这样吗?」我根本听不进去他说什麽,只是一拉他的胳
 
膊,许宁往前一个趔趄,哦!粗大烫人的大鸡巴头终於插进了我那三年未经过人
 
事的大浪屄!我几乎是紧张地快死了过去,许宁可能是因为觉得我的屄里又滑又
 
暖,他终於前前後後地动作起来……「哦!小祖宗!……你慢点!啊!啊!……」
 
我一声声几乎是悲惨地叫着,可我的心里却盼望着许宁有更大地动作!更猛
 
烈地冲击!许宁准备更加深入地插进来了,可是,仅仅把鸡巴插到一半,前面的
 
鸡巴头竟然已经完全地进入了我的子宫里!我只好对他说:「宝贝,没办法,你
 
的鸡巴太长了,就到这吧……来!动动……对!就保持这个节奏……哦!啊!哦!
 
啊!」
 
许宁听了我的话,只好把鸡巴插到一半然後就这麽动了起来。也许是许宁刚
 
刚已经射了一次精,他这次显得特别能坚持,至少比我那个已经离婚的老公坚持
 
地时间长。半个小时以後,在我几次高潮後,许宁好像准备射精了!他的动作越
 
来越快,越来越激烈,插得我又爽又疼。
 
我的下体早已经乱七八糟了,到处都是我和他的液体。突然,我想到:不能
 
让许宁把精液射到我的身体里!我急忙地从床上支起身体,对许宁说:「宝贝,
 
别……别把精液射在老师身体里……不行……哦!」许宁一边动着,一边喘着粗
 
气说:「老……老师……我想……想射在里面……」「哦!……不……不可以的
 
……那样不行!……来!把……精液……射在老师的嘴里……来!快!」我说完,
 
竟然淫荡地把嘴大大地张开,柔软的舌头伸了出来冲着许宁伸缩着……许宁再也
 
无法忍受我对他的引诱,他毕竟是一个孩子呀。许宁狠狠地又顶了我两下,然後
 
激动而快速地拔出鸡巴,直接将鸡巴头对准了我张开的小嘴。我马上伸出舌头,
 
用舌尖小心地拨弄着许宁粗大龟头上的那道细缝……「哦!!」许宁大大地叫了
 
一声,瘦小的身体突然往前一顶,鸡巴头正好插进我的小嘴里,还没等我反应过
 
来,许宁的第一次处男精便在我的小嘴里爆发了……!热热的,腥腥的,粘粘的
 
精液射在我的小嘴里,我愣愣地坐在床上不知道该怎麽办好。许宁长长地出了一
 
口气,一下子坐在了我劈开的双腿之间,好奇地对我说:「陈老师,把东西吃下
 
肚子去吧,很好吃的……我每次吃掉自己的东西都觉得很舒服,我听说那些是大
 
补品哦。」我听完以後,看着他仰起小脸的样子很好笑,刚一笑,突然满口的精
 
液呛到嗓子眼里,我竟然在咳嗽中咽下了大半!许宁看着我的样子笑了起来,我
 
点了他一下说:「小坏蛋!你还笑!」然後我下床整理了一下,今夜我在许宁的
 
宿舍里睡了。
 
第二天,国庆长假的第二天。早晨我醒来,和许宁一起到学校外面的早点部
 
吃了点东西,然後又带着他到省城最大的游乐园玩了玩,中午回到学校。吃完了
 
午饭,许宁到我的宿舍里我给他补习功课,他的语文成绩很差,我打算利用放假
 
的时间好好帮他补习一下。我好像没发生过昨天的事情一样,许宁见我不提,他
 
就更不敢说什麽了,老实地在我的房间里学习了一下午。时间过得真快,转眼明
 
天就要开学了,这几天许宁每天都是在我的办公室或者宿舍里好好地温习功课,
 
经过我的几次小测验,我发现他的语文有了点进步,很高兴。晚上,我正看新闻,
 
许宁在外面敲门,我让他进来。许宁对我说:「老师,我在宿舍里觉得没什麽意
 
思,我也想看电视。」我说:「看吧,不过9点以後就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呢。」许宁坐在我的旁边高兴地看着电视,我觉得有点累了,就从椅子上站起来
 
走到床边依偎在被子上假寐。许宁呆了一会,看见我好像睡着了,就轻轻地走过
 
来站在我的身边,然後他把运动裤褪了下来。
 
当然,他的这一切的动作都没逃过我的眼睛,虽然我有点困了,可我毕竟还
 
没睡着。许宁褪下了裤子露出了他的鸡巴,然後轻轻地用鸡巴头蹭着我的脸,天
 
呀!粗大鸡巴头散发出来的热量让我浑身发软,我睁开眼睛看着许宁,许宁也不
 
说话,也不敢看我,只是用鸡巴顶我的小嘴。我叹了口气,然後微微地张开小嘴,
 
许宁顺势把鸡巴塞了进来,我就这麽半躺着用嘴唆了着许宁的鸡巴头,许宁很舒
 
服地哼哼着。我唆了了好一阵,许宁的鸡巴才完全地挺起来,太长太粗了!我每
 
次看到他硬挺的鸡巴,都觉得有股很强烈的慾火冲击着我的大脑,让我陷入淫乱
 
的状态!我用手撸弄着他的鸡巴,小嘴也拚命地唆了着,许宁突然对我说:「老
 
师!舔舔我下面的鸡巴蛋子好吗?」我也不说话,只是把头放低,用柔软的舌头
 
舔着许宁的两个鸡巴蛋子,许宁好像觉得很痒,竟然小声地笑了起来。
 
我把蛋子放进小嘴里用舌头来回地舔弄着,许宁又开始舒服地哼起来。玩了
 
一会,我觉得底下的浪屄痒得不得了,急忙把裤子脱掉,然後坐在床上大大地分
 
开自己的双腿,对着许宁浪叫到:「来!宝贝,快把大鸡巴塞进来操两下,给我
 
解解痒!」这还是我第一次说「操」字,虽然以前听男人们总说这个字,但身为
 
老师和女人,我从来不说,可今天我简直被慾火冲昏了头脑,竟然下流的说起了
 
这个字眼!可是,我说完以後,觉得特别痛快特别有味儿!许宁也高高兴兴地挺
 
着鸡巴操进我的浪屄,虽然只能插进一半,可许宁还是大力地操着。他一边动作,
 
一边还不忘记玩玩我的奶子,我敞开怀露出两个饱满的大奶子任由许宁捏弄着。
 
太刺激了!太兴奋了!我高兴一声声浪叫着:「哦!哦!哦!……乐……死
 
……人了!啊!哦!顶!!操!!宝贝!宝贝!哦!……」我们玩了一会,许宁
 
突然对我说:「老师,咱们换个姿势玩玩?」我说:「怎麽玩,小宝贝你尽管说。」
 
许宁让我趴在了床上,脸贴着床铺,屁股高高地撅着,把两条大腿大大地分
 
开。
 
许宁也上了床,他站在我的後面把鸡巴塞进来继续操弄。许宁瘦小的身体完
 
全压在我的後背,让我想到了曾经在电视里看到过的一个镜头:一只母猩猩後背
 
上驮着一只小猩猩。唯一的不同就是许宁超长的大鸡巴还插在我的浪屄里!许宁
 
一边玩着,小手也在我的屁股上不停地捏弄着,我在多重的性刺激下,差点昏了
 
过去!因为我的屁股很肥大,所以许宁觉得很有意思,他慢慢地,小心翼翼地分
 
开我的两片白嫩的屁股露出了我的屁眼!!突然,我心中淫慾的色情慾火让我失
 
去了理智,我竟然不要脸地扭头对许宁浪笑着说:「宝贝!来!抠抠老师的屁眼!」
 
许宁原先还怕我反感,见到我说出这样不要脸的话,许宁高兴地分开我的屁
 
股,伸出中指顶在我的屁眼上稍微一使劲就抠了进去!许宁把中指完全埋没在我
 
的屁眼里,我浪叫着说:「宝贝!使点劲!使劲抠!让老师爽!宝贝!」许宁快
 
乐地用大鸡巴教训着我这个不知道廉耻淫妇,就连我的屁眼也在被许宁的小手大
 
力地抠弄着!在我的教导下,许宁很快懂得了在手指上抹点水再弄屁眼。突然许
 
宁将鸡巴从我的屄里抽了出来,还没等我说什麽,许宁已经激动地挺着鸡巴往我
 
的屁眼里塞去——「吱!」粗大的龟头刹那间进入了我那未经过人事的屁眼,我
 
顿时昏死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好像觉得天旋地转的,随着许宁大力地抽插动作,我一下
 
下地摇晃着床铺,许宁终於达到了他满意的境界了!他可以将他的大鸡巴完全地
 
插进我的身体里。虽然是插屁眼,可许宁并不在乎这些,少年的心性让他只知道
 
找到了一个可容纳下他那具阳物的女性孔洞,而全然不顾身为女性的痛苦!我只
 
是觉得屁眼已经不属於我了,鸡巴好像贯穿了我的身体,好像插到了我的胃口里
 
来了!柔嫩的屁眼被粗大的阴茎愣愣地撑开,在肛门的外围留下一层层的大肠油。
 
许宁快乐地几乎叫了起来,而我却想喊都喊不出来,我的头脑里一片空白,
 
不!
 
好像有几个字一直在我耳边响起:操屁眼了!操屁眼了!啊!我终於哼哼出
 
来了:「啊!唉呦!啊!唉呦!啊!唉呦!啊!……小……祖宗!……饶了我吧!
 
唉呦!啊!……屁眼……屁眼开花了!!」许宁根本不听我的说话,只是高兴地
 
站在我的後面快速地挺动着他那瘦小的屁股,一下下的用大鸡巴教育着我!许宁
 
高兴地对我说:「老师!我终於找到可以容纳下我整根鸡巴的地方了!谢谢老师!」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觉得屁眼松弛了,先前的紧张已经消失了,随之而
 
来的是後门的充实感觉!鸡巴进来的时候感觉怪怪的,就好像拉大便时的回放一
 
样,鸡巴抽出去的时候又觉得很痛快,好像便秘终於得到了释放一样!而且,性
 
的快乐也逐渐增加,我渐渐地体会到了抽插屁眼的乐趣!我浑身发热,只想大声
 
地叫,把心中的淫慾都叫出来:「亲亲宝贝!操啊!……操屁眼啦!!哦!!唉
 
呦!使劲操!……宝贝!啊!」许宁听到我的叫声更加卖力气地捣弄着我,我彻
 
底折服在他的鸡巴之下了!随着许宁快速地操弄,我的快感也加强了,突然,我
 
觉得屁眼里的鸡巴一阵爆长,紧接着,一阵热乎乎的东西射进了我的屁眼里,这
 
时我听到了许宁射精时候的喘息声。
 
许宁直到鸡巴变软,才从我的屁眼里抽了出来,我们都累得躺在了床上。许
 
宁毕竟是少年人,恢复地很快,休息了一会就站了起来。他见我仍旧趴在床上喘
 
气,竟然又重新分开了我的屁股,仔细地看着我的屁眼,粉红色的女性屁眼显得
 
格外色情,许宁竟然低下头,把小嘴贴在了我的屁眼上用舌头舔了起来!!许宁
 
的动作让我大吃一惊,我急忙回头说:「许宁!别这样!太脏了!」许宁抬起头
 
对我笑着说:「不!老师的身体是世界上最乾净的身体!我是自愿舔老师的屁眼
 
的,我喜欢老师!」听完许宁的话,我还能说什麽呢。只好默默地享受着这种特
 
殊的性刺激。柔嫩的舌头在我的屁眼周围轻轻舔,我稍微一使劲,竟然将许宁射
 
在我屁眼里的精液拉了出来,许宁高兴地用小嘴吃着,我心里觉得阵阵的恶心!
 
国庆节终於过去了,这个国庆节对我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放假後,同学们
 
陆续地回到学校,学校又恢复了往日的嘈杂,我也忙着准备语文课的测验,和许
 
宁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很少了。
 
进入了11月,期末考试该到了,为了创造和保持年级的语文平均成绩,我
 
和另外几个语文老师研究了一套期末测试的复习方案,每天我备课要到12点。
 
这天,我在深夜紧张地批改着学生们的作业,忽然,有人敲我的门,我问:
 
「谁呀?」外面响起了一个少年声音:「陈老师,是我,许宁。」我放下笔,走
 
到门口把门打开,外面站着两个小男生,一个是许宁,一个是周建。我把他们叫
 
进屋里,我坐在椅子上问:「这麽晚了,有什麽事情吗?许宁。」许宁忽然顽皮
 
地笑了起来,轻声地跟我说:「老师,我已经把国庆放假时候的事情告诉周建了,
 
原来他也和我一样,经常为了那个事情而影响学习,所以今天我带他来,让老师
 
帮助他。」我听完许宁的话,心中一惊!我怎麽那麽大意呢?就忘记了嘱咐许宁
 
不许告诉别人!可现在说什麽都晚了,我是知道这些孩子们的,如果不答应他们,
 
他们会变得很不听话,会到处乱说,那样就麻烦了。我想了想,反正一个羊是赶,
 
两个羊也是赶。多一个周建也没什麽。
 
我笑了笑,对周建说:「许宁说的是这样吗?」周建很顽皮地笑着说:「是
 
这样的,老师,您真的能帮我们解决吗?」我微笑着站起来,走到门口,夜已经
 
很深了,外面没人,我把门锁好,窗帘拉好。然後小声地对他们说:「咱们轻声
 
点。」两个少年高兴地笑了起来。我们快速地把床铺好,我还是有点紧张,毕竟
 
这两个小东西一起来,我还没尝试过。我们脱掉衣服以後,我藉着灯光一看,哇!
 
周建的鸡巴也不小的哦!虽然比不上许宁的粗长,可是也是男人中的男人,
 
我真不明白现在的男孩怎麽都长了这麽长的鸡巴!我坐在床上,两个男孩也上了
 
床,各自站在我的身边,我用两只手各纂着一根鸡巴,把包皮撸上去露出粉红色
 
可爱的鸡巴头。先是闻了闻,许宁的还好,周建的鸡巴上有点味儿。
 
我叼着周建的鸡巴头唆了着,另一只手撸弄着许宁的鸡巴,许宁经过这几次
 
地「培养」显得十分老道,鸡巴总是保持着半硬的状态,而周建就不一样了,他
 
好像属於那中很热烈的男孩,我仅仅是舔了舔他的鸡巴,他就已经硬梆梆的了。
 
我见周建已经硬了,就来了个大被同眠,三个人把被子一蒙就搞了起来。周
 
建躺在下面,我几乎是趴在他的身上,湿润的屄已经准备好鸡巴的进入。我调整
 
了一下姿势,把周建的鸡巴塞进我的屄里。因为周建比我矮许多,所以我的乳房
 
正好压在他的脸上,周建高兴地吃着我的奶子。我不知道周建原来是否和女人玩
 
过,他的一切都显得那麽老道,鸡巴插进我的屄里好像很自然的,根本不像许宁
 
第一次那样紧张。我趴在周建的身上轻微地动了起来,一个又大又肥的屁股前前
 
後後地来回蹭着,屄里的那个痒痒劲就别提了!多亏了周建的鸡巴又粗又硬,这
 
样就可以好好地让我解渴了!我一下下地蹭着,快乐地哼了起来。许宁在干什麽
 
呢?
 
许宁正趴在我的身上,具体说是趴在我的後背上。他的鸡巴也半硬了,鸡巴
 
头就顶在我的屁眼上,看样子准备随时插进来。他的两只小手也不闲着,一只手
 
抠着我的屁眼,一只手从後面伸过来,拿着我的一个大奶子狠狠地捏弄着,我在
 
这两个小东西的调教下彻底淫乱了。屄里的水越弄越多,许宁也及时地从下面捞
 
点淫水抹在我的屁眼上,大被之下的我们三人各自忙碌着,追寻着快乐地源泉。
 
许宁把鸡巴调整了一下,先是在我的屁眼上蹭了蹭,意思是告诉我他要进入
 
了,我用手拍了一下他的小屁股,回应他赶快插进来,许宁稍微一用力就把鸡巴
 
插了进来。……哦!我浑身一阵哆嗦,前後两个孔洞都被填得严严实实的,上面
 
一抽,底下一插,两个人好像商量好的一样,我夹在中间被弄得几乎窒息过去,
 
好像有两个烧红的铁棒插在我的身体里一样,我甚至能感觉到年轻脉搏地跳动。
 
许宁乾脆把被子彻底地揭开,虽然有点冷,可心里的慾火已经把我烧得旺旺
 
的,我一边舔着发乾的嘴唇一边接受着两个年轻生命力的挑战。「哦!……爽!
 
……
 
哦!快乐!……再来!……啊!还要!「许宁快速地,充实地,一下下地顶
 
着我,屁眼在抽插之间竟然发出了淫荡的」吱吱「声,下面的周建也挺动着一个
 
小屁股,在我多汁的浪屄里过瘾,太刺激了!太奇妙了!双管齐下!屁眼开花!
 
我淫叫的声音越来越高亢,动作也越来越大。许宁提醒我:」老,老师,别嚷这
 
麽大的声音,让别人听见了……「可是,身体的快乐怎麽能是意识控制得了的呢?
 
我仍旧兴奋地叫着,完全陶醉在性快感的刺激之下。
 
周建看到我的样子,害怕我的叫嚷会招来外人,他急中生智在床上一摸,正
 
好摸到一双我刚才脱下的黑色尼龙丝女袜。周建也顾不得闻闻袜子臭不臭,竟然
 
直接把这双臭袜子塞进了我的嘴里!差点把我呛得昏死过去!我刚想把臭袜子吐
 
出来,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体里最快乐的高潮爆发了!「唔……!!!」被塞入
 
臭袜子的小嘴终於竭力地叫喊起来,我觉得小腹一热,身体全部的力量都集中在
 
了两腿之间,每一次颤抖都从我的屄里喷出热人的阴精!周建的鸡巴本来就快射
 
精了,被我的阴精一烫,他也忍不住地「突突」射了出来。高潮过後的余波,再
 
加上许宁仍旧在我的屁眼里抽插着,这让我觉得全身软软的,我几乎是趴在了周
 
建的身上,周建禁不住我身体的重压,急忙从床上钻下来。我像一只大青蛙一样
 
地爬在床上,任凭许宁把他那特长的大鸡巴在我的小屁眼里抽插。许宁见周建下
 
来了,一边动作着,一边问:「周建,我没骗你吧?你说舒服不?」周建一边穿
 
着衣服,一边高兴地说:「够哥们!要不是你说,我还真不知道咱们陈老师这麽
 
关心学生呢!」周建穿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看着许宁玩我,他打了一个哈气说:
 
「许宁!你快点!我都有点困了。」
 
许宁一边答应着他,一边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已经彻底失去了任何力量,
 
就连从我屄里流出来的精液也没力气去擦,甚至连叫嚷的力量都没了,只是任凭
 
许宁的大力操屁眼。「哦!哦!……啊!」在许宁痛快地哼了两声以後,他将热
 
热的精液释放到我的肛门里!许宁放了精液以後,也把衣服穿好,然後和周建一
 
起帮我把被子盖好,小声地对我说:「老师,老师,我们回去了,您休息吧。」
 
高潮以後,我几乎浑身虚脱,再加上这几天为了教学的事情本来就没睡好,
 
刚刚许宁又在我的屁眼里折腾了半天,我实在是太劳累了,虽然嘴里还塞着臭袜
 
子,我也只是点了点头就睡着了。许宁和周建把门关好以後就回去了。时间过得
 
真快哦,转眼间期末考试过去了,放寒假了。我和许宁、周建的这种特殊师生关
 
系依旧维持着,在深夜的时候,这两个小东西会趁着同室的同学熟睡以後从,宿
 
舍里溜到我的房间里,我们三个人会进行一场没有硝烟战争,结果总是把我搞得
 
精疲力尽。但在这个期间,我却觉得自己容光焕发,就连同事老师都说我好像突
 
然年轻了好几岁,而且就连多年经期不正常的毛病竟然好了!这真让我感觉到很
 
兴奋。放假以後,我去了北京,和女儿过了一个团圆年,然後早早地从北京回到
 
学校为新学期的开学工作做准备。开学以後,因为我带的班进入了毕业阶段,学
 
习紧张了起来,我也更加严格要求我的学生。初夏的深夜,我在自己的房间里认
 
真地批改着作业,已经很晚了,外面除了徐徐吹动的微风声就是我办公桌上机械
 
表发出的「滴答」声,我觉得有点累了,把头抬起来靠在椅子上休息一下。
 
突然想到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女儿,这个时候是否已经进入梦乡了?还是在灯
 
下苦读呢?我觉得很对不起女儿,她应该在我的身边,我来照顾她。我已经打算
 
过了,等到带完了这个毕业班我就不再留这个学校了,我已经托了教育局老同学
 
的关系,我要调到北京去,到了北京就可以时刻照顾女儿了……就在我沉思的时
 
候,我的门被轻轻地敲响。我小声地问:「谁?」「是我,陈老师,我是许宁。」
 
许宁回答到。我心里觉得很奇怪,前天晚上我和许宁还在教学楼的男厕所里
 
搞了一次,当时因为时间仓促了点,我只是褪下裤子,撅起屁股,用手扶着墙被
 
许宁鸡奸了一回,可也不至於这麽快就又想了吧?打开门,外面只有许宁一个人,
 
他走进来,我把门关好。我坐在椅子上问:「有什麽事情吗?许宁。」许宁小脸
 
一红,扭捏地说:「老,老师,我,我又想了。」我板起面孔严肃地说:「许宁,
 
你应该知道的,你已经是毕业班的学生了,要把心思放在学习上,再说,以你这
 
个年纪,适当的性交是可以的,如果经常这样,会对你的身体不好,你明白吗?」
 
许宁低头不语,一会又抬头说:「老师,您说的我都明白,可我毕竟和别的
 
男孩子不一样呀?您看,我的鸡巴这麽长这麽大,自然需要的就多了,您说是不
 
是?」
 
我没想到许宁会说出这麽一套歪理来,竟然当时被他问住。
 
为了保持我老师的权威,我用训斥地口气说:「不许和老师争辩!上回你和
 
周建把臭袜子塞进老师嘴里的事情还没和你算帐呢!」许宁又争辩到:「老师,
 
那次可是周建干的,不关我的事。」我真拿这个许宁有点棘手了,我说:「你争
 
辩也没有用,今天老师不方便,不能和你做。」许宁见我口气生硬,便不说话了,
 
只是站在那里不动。我也不理他,仍旧批改着作业。大约有一个小时了,许宁还
 
是站在那里。我的心里也渐渐地软了,毕竟他还是一个孩子嘛。我转过脸看了看
 
许宁,许宁大大的眼睛一下下眨眨地看着我。我对许宁说:「好了,我算你跟你
 
们这些小鬼没辙了!到床上躺下吧。」许宁这才高兴地跑到床上躺下。我走到床
 
边,帮许宁把裤子褪下来。这个小鬼竟然连内裤也没穿!白净净的一根鸡巴露了
 
出来。
 
许宁脱了裤子,像和女孩子一样躺在床上,然後把两条腿分开,而我则跪在
 
地上先是舔了舔许宁的两个鸡巴蛋子,然後伸出舌头仔细地舔着阴茎,许宁的阴
 
茎逐渐地硬了起来。我一边用手撸弄着许宁的阴茎,一边用舌尖逗弄着许宁的蛋
 
子,许宁舒服地哼哼起来。一会许宁对我说:「老师,受累,舔舔我的屁眼。」
 
我当时一愣,许宁看到我的样子,突然顽皮地笑了一下,对我说:「上次您
 
给周建『单独辅导』的时候不是也舔了他的屁眼了吗?」原来,上次在期末考试
 
之前的一次考试中,周建虽然考了90分,但是这比起他以前的成绩还是下滑了,
 
为了提醒他,我特意把他叫到这里进行的批评。可是周建竟然把所有的过错都推
 
说是因为自己的生理问题没得到解决造成的,我就知道这个小鬼想干什麽。
 
许宁和周建比起来,我还是比较喜欢周建的,因为周建的鸡巴大小适中,刚
 
好可以完全放进我的屄里,他也爽我也爽,不像许宁的鸡巴那麽长那麽粗,每次
 
都只好走後门,所以,我很痛快地就和周建好好地搞了一次。这个小子也不知道
 
从那里学来的那麽多花活,让我摆了好几个淫荡的姿势,什麽「隔山取火」、
 
「老汉推车」、「羊羔吃奶」、「贵妃划袖」、「母狗上槽」、「母牛转磨」,
 
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最後在他快射精的时候,他竟然提出要我舔他的屁眼才能把
 
精液射出来。本来我是绝对不答应的,可这个小鬼竟然大声地哭了起来!我真害
 
怕他会招来外人,最後才答应了,舔了好几下他的屁眼,他才顺利地射出精液,
 
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让许宁知道了!今天许宁提出这个要求,我怎麽能不答应呢?
 
都是我的学生,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呀,所以,我愣了一下,就把舌尖点
 
在了许宁的小屁眼上,在他的屁眼上画圈,许宁高兴地享受着,我快速地撸弄着
 
他的鸡巴,希望他尽早射精。
 
弄了好一阵,许宁还是没有射精的样子,我只好把裤子一脱,然後撅着屁股
 
趴在床上对许宁说:「许宁,来!给老师通通後面。」许宁高兴地翻身坐起来,
 
把鸡巴插了进来。因为经常操这里,我也逐渐适应了,就好像玩前面一样,有时
 
候也是有快感的。许宁热热的鸡巴送进来,抽出去,送进来,抽出去,就好像拉
 
锯一样,我一下下地承受着,屄里也逐渐潮湿起来,许宁一边通着屁眼,一边抠
 
着屄,最後在我一声声浪叫中射出了他的精液……这样的日子一直维持到毕业,
 
在许宁和周建都顺利地考取了省城重点的高中以後,我们三人又聚会了一次,也
 
算是他们报答我这个老师对他们三年来的培养吧。这次以後,我彻底消失了,甚
 
至连学校的领导都不知道我到底去哪里了,其实我是去了北京,找女儿去了。我
 
也不想回到省城,毕竟北京是首都。